在本月(八月)七號,有一位在台灣小說風雨飄搖之際,依舊屹立不搖的純文學小說家—中國時報.開卷稱他為當代台灣文壇小說ㄧ哥-駱以軍,悄悄地來到本館演講「我的身世.我的寫作」,在此節錄演講部份內容,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連結文末「作家撒野.文學迴廊」,觀看全文。

 

演講內容:

 

    大學我考到文化大學森林系,覺得非常爆肝。一心只想,什麼爛學校?新生訓練前腳踏進去,後腳就到後門了,而且跟我想像的夢幻大學生活,在校園裡騎腳踏車什麼的,全不是那回事,所以我很不高興。當時盧子育先看到我,我們都是成功高中畢業的,我覺得我們之間應該有著人渣或痞子的相同味道,他看我也覺得找到了同類,很高興地坐到我旁邊找我講話。

 人渣之間講話就喇賽扯屁,沒有意義的廢話一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提那個災難,當年成功高中很多學生都在來來飯店旁的公車站搭車,曾經有兩個洗窗工人從那家飯店掉下來當場摔死,還砸死三個路人。我問盧子育記不記得這件事?他說:「我當時就在旁邊。」

 我要講的是,他這個人是宇宙無敵最帶賽的人。我們學校有個學紫微斗數的學長,會拿我們的命盤算命。當時我也不懂,為什麼每個人都有一個主星座命,盧子育的命怎麼空空的?命宮裡只有一顆丙級星叫「哈雷」,哈雷彗星不就是掃把星嗎?

 他果真就超級帶賽。其實他長得高高帥帥,可是追的學妹,全是些長得很抱歉的,但最後卻都是人家把他甩掉。我覺得這是女性的直覺,本來剛開始覺得這人滿有樣的,可是在一起後,想想還是不要跟這麼倒楣的人在一起比較好。

 當時有種機車叫DT125,他載一個學妹去擎天崗玩,上去好好的,回來一下坡,煞車線就斷掉了。他一路用腳當煞車滑下來,之後那學妹就跟他切掉了。他常常被學妹甩,就常常跑去我宿舍哭。我那時很用功,讀書寫稿,他在後面哭,我就買個酒給他喝,我媽帶上山的一些菜在冰箱,就弄給他吃。我覺得他很煩,他常常讓人不懂他在講什麼,但他當時大概就我這朋友而已。

 

觀看全文請點:作家撒野.文學迴廊

 

 

 

 

創作者介紹

沙鹿電影藝術館

沙鹿電影藝術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