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雪》這部電影從三個地方來看,第一個要介紹谷崎潤一郎這個作家,第二個是名著小說改編電影的問題,第三個談市川崑的影像風格。我們知道市川崑的電影好看是因為他的好劇本,也由於1980年代時黑澤平已退休,所以當時在日本第一把交椅的導演是市川崑。

古典優雅的細雪

 這本書的背景是谷崎潤一郎在1886到1965年,跟夏目漱石是同一個時代,1886年在西方剛好是寫實主義的巔峰期,谷崎潤一郎寫這本小說時是在1941到1943年間,剛好是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當時日本已經發動盧溝橋事件要侵略中國,所以我們在電影裡面看到關於日本跟中國打仗的事情,其實谷崎潤一郎他是反戰的,他反對日本軍閥侵略中國,雖然他當時已有相當地位,但他在寫作時沒有得到日本國內的支持,還被禁止出版,最後他自己出錢印了兩百本送朋友,所以這本書在日本是非常突出的作品。

小說在電影改編後

 如果以電影來說,《細雪》很工整,包括剪接、運鏡,還有美工場景和服裝都很精緻,從市川崑以前的電影可看出他是非常講究美術和影像風格的導演,若要拍一部這樣優雅的故事,一定是中規中矩,但電影裡面他改掉了一些地方。

 谷崎潤一郎他讀的是西洋文學,特別是英法文學他是專科,思想非常西化,第一本《源式物語》的白話文是由谷崎潤一郎翻譯,所以他在這方面有學術的權威性,他寫這本小說的時候變成有二種東西的結合,一個是他所受到新潮的西化的寫作技巧,還有西化的思想,另一方面是日本傳統古典的情調,所以《細雪》裡面有很多《源式物語》的影子。

 小說後面最精彩,但電影選擇把它打亂。因此,谷崎潤一郎他在某種程度上受到西洋小說的技巧表現手法的影響相當大,用這樣的技巧來襯托日本的傳統,合併得很精彩,有些受到西方文化跟文學薰陶的作家也做不到,只有谷崎潤一郎才能夠如此。

谷崎潤一郎的寫作風格

 谷崎潤一郎的寫作風格除了契訶夫之外,其它兩個最大的影響是托爾斯泰跟狄更斯的寫實主義手法,當谷崎潤一郎在寫《細雪》時,他就掌握了舊事,然後以非常古典的手法去進展,透過小事件圍繞相親這個主體,妙子的私奔、大姐搬到東京、水災等,但主導相親的是幸子,電影中她的戲份不少,但小說幾乎全部在談她,包括她入贅的丈夫貞之助在電影中是陪伴的角色,但他筆下的貞之助是中規中矩的典型日本男人,不像電影裡表現的那樣油腔滑調。

 而幸子的女性形象可說是20世紀日本文學裡面最突出的,既能幹、世故,又謹慎周到,也深愛丈夫,是非常典型日本女人的描寫。谷崎潤一郎在東西合壁的部份除了描述傳統的雪子和幸子之外,他也描寫了現代西化的妙子來跟她們互相襯托。

日本傳統文化與宿命

 以市川崑的電影來說,我們可以拿他的電影來跟小津安二郎的電影來做比較,因為市川崑的電影相當程度展現了日本文化變遷的關鍵點,好比小津安二郎的電影也描寫了日本傳統文化的沒落還有興起,他們之間有個共通點,像電影《秋刀魚之味》,他跟這部電影有個很相像的地方就是他從頭到尾都是說父親要把女兒嫁掉這件事,《細雪》也是,整個過程的目標就是要把女兒嫁出去,在日本傳統裡,嫁女兒表面看似很風光,但對父母來說是痛苦的。

 日本傳統文化中,最大的災難莫過於此,也是時勢所趨,老人的那種孤獨感,小津安二郎跟市川崑在描寫這種宿命時,筆調都帶有一種哀戚的味道,而這是1930年代谷崎潤一郎還沒有真正去觸碰到這樣的筆調,市川崑在電影裡面就已經多少展現出了這樣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沙鹿電影藝術館

沙鹿電影藝術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